討論並非教練會談 

目前位在: 文章分享 » 討論並非教練會談 

作者 : Thomas G. Crane

來源:www.craneconsulting.com

 

作為人類,我們之間是互相交流的。但我們聚在一起時,大多數人都有很多東西可分享。此外,在工作場所,我們也因為各種原因而相聚起來:

     了解同僚之間發生的事情

     在工作中更新信息

     共同解決問題

     就管理層的錯誤「發發牢騷」

     聯絡和建立更好的關系

(諸如此類)

 

 

當教練會談出現可能性時——大多數情況都會出現——就會呈現出將討論(通常類似於辯論)轉化為教練會談的明確特定的因素。

 

1. 討論的目的(當然還有辯論)通常是為了讓說的人贏,聽的人輸。這是由說話人所持有的「立場」導致的。教練會談,最初的目的就是相互學習因而我們必將共同找到答案。

 

 

2. 討論的主要過程就是談話——只需把信息傳遞出來——通常不去關註是否會影響別人,或者您的表述會帶來什麽後果。而在教練會談中,人們會用積極的意圖去精心設計話題,分享「觀點」,通過反思式傾聽來確保相互理解。

 

 

3. 討論通常包含或明或暗的價值表述,諸如「喜歡和討厭」或「同意或反對」的事物。教練會談則更關註發現他人值得讚賞或認可的事物,和他人及其思想等更為「一致」。最終,「一致」決定著組織有效與否。

 

 

4. 討論包含了關於「誰是誰」以及「他們身上發生了什麽」的故事。這些故事本身是沒問題的——然而,教練會談同樣深入探究故事中的經歷所蘊含的教訓。使用「促進學習的提問」,便會成為一項關鍵技能,從而有助於轉變談話內容。

 

 

5. 更新是極好的——我們需要更新。而且,您是否經歷過永無止境的更新最後卻導致一無所得?把「更新」轉化為教練會談的因素就是從一方或各方得到更多的「回饋」,以及對於「下一步」的探索——即「那會怎樣……現在該怎麽辦?」之類的問題。

 

 

6. 討論通常包含「發洩」或者發脾氣。這是有益的,甚至是健康的……取決於如何去實施。在教練會談中,我想您所選擇的語言會決定其健康與否。使用「自我負責」的語言似乎把發洩/責備/找藉口謾罵轉變成恰當地分享想法、情感和經歷並達到真正地理解——這往往是自發的。如果人們學會利用「我」的語言來表述他們的經歷,那麽信息就更容易讓別人聽到,而個人責任感的核心原則也得以維持。

 

 

7. 最後,討論通常側重於對事件的「反應」,包括您所計劃要做的。在教練會談中,重點在於謹慎地以某種恰當的方式進行「回應」,因此,往往包含有意識的反思時間。高度回應客戶及其需求(內在和外在的)是很不錯的,但是反思時間會放慢我們的速度,使我們做出更溫和的決定。